欢迎访问幻象文章网

u96eau8389u81eau6740u79bbu4e16uff0cu771fu76f8u4ee4u4ebau96beu8fc7

时间: 2019-10-26 18:31:36 | 作者:周冲的影像声色 | 来源: 幻象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 8次

作者:有鸭蛋

今日下午,正在写新稿的我,听到编辑组里,传来了震惊消息。生于1994年,年仅25岁的韩国一线女星崔雪莉,被经纪人发现,在京畿道城南市的家中二楼,用灯带自缢身亡。消息发布后,微博引起轰动,甚至一度陷入瘫痪,无法进入。 一开始大众认为,这是恶性谣言。因为,今日上午还曾有粉丝表示,看到崔雪莉在拍广告,神情毫无异样。 但后来,随着警方的正式通告发布,证实崔雪莉已经死亡。大家才相信,她真的死了。 图:崔雪莉的百度百科已变成灰色,让人唏嘘不已崔雪莉一直是充满争议的女明星。她的争议,主要是因为行为过度出格。而我对她的认知,还一直停留在她的各种出格行为中。但随着她的突然死去,当我开始翻阅所有与她相关的报道,仿佛在其中,看到了一些我不曾了解的真相。崔雪莉出道即是巅峰。2005年,年仅11岁的崔雪莉,在家人的支持下,参加了SM韩国少年选拔大会。从小喜欢唱歌跳舞,长相极其出众的崔雪莉, 不仅得到了青少年组外貌组大赏荣誉,更被评为那一届的优秀练习生代表。SM公司对崔雪莉有着极高的偏爱和期望,在公司10周年庆典上,她被指定站在各大娱乐圈顶流的中心,在李秀满社长的关爱下, 成为了“吹熄蜡烛”的幸运儿。 进入SM公司后,崔雪莉得到了非常好的资源。刚进公司不到半年,就有机会与赵显宰、李宝英、柳镇等一线演员合作,参演电视剧《薯童谣》。崔雪莉在里面饰演幼年时期的善花公主。电视剧播出后,所有人都被她可爱灵动的样子征服,甚至称她为“文根英第二”,是下一个“韩国国民妹妹”。 之后,崔雪莉继续乘胜追求,客串了东方神起的剧情反转剧《Vacation》。东方神起在韩国的影响力是巨大的,因此,崔雪莉越来越被广大观众所熟悉。 随后,她在电影《出拳女郎》、《傻瓜》中,均有绝佳的参演机会。 在竞争极其残酷的韩国娱乐圈里,崔雪莉的童星之路一直走得很顺。观众非常认可她的演技,更有大批粉丝为她疯狂。2009年,崔雪莉事业走向另一个高峰。她终于从练习生毕业,与郑秀晶、刘逸云、朴善怜、宋茜组成fx女团。她正式出道,开始了自己的娱乐圈之路。此时,她不过15岁。 随后,她开始唱歌演戏两手抓。短短3年时间,fx女团已经成为韩国一线女团,不仅在各大音乐颁奖典礼上,频频获奖。2019年,已经在北京国家体育馆举办的中日韩三国演唱会中,登台表演。第二年,她们带着第一张日文专辑,进军日本。正当所有人都在期待着,这几个年轻女孩能创造下一个韩国顶级女团时,崔雪莉却突然宣布,退出fx女团。 公司集体对外的说辞,是崔雪莉希望专注个人的演艺事业。但,这个理由明显站不住脚。因为,当时fx女团正在疯狂走红,里面每个成员都受到大众热爱,尤其是从童星出道的崔雪莉,更拥有坚实的粉丝基础。离开,必然没有更好的发展。其实,崔雪莉退出的原因,是因为一场人人唾骂的恋情。崔雪莉出道以来,一直都以“清纯乖乖女”的形象,出现在大众面前。这个形象,让她有非常好的发展前景。然而,这不是她在生活中,最真实的模样。就在宣布退出fx女团的前一年,崔雪莉被韩国媒体拍到与Dynamic Duo成员崔子,在南山塔约会。消息曝光后,崔雪莉与崔子的社交账号被大批粉丝围攻,甚至用恶毒语言咒骂两人。他们认为,崔子配不上崔雪莉,并强烈要求两人立即分手。 一开始,两人看到外界的反应,选择了否认关系,希望能缓解攻击的声音。但后来,崔子意外丢失钱包,钱包内与崔雪莉的亲密照片被有心人士曝光。两人再也无法隐藏这段恋情,随后选择正式对外公布。 外界如此反感崔子和崔雪莉在一起,是有充分理由的。因为,崔雪莉的粉丝大部分都是“养成粉”,也就是从她小时候就开始关注她。换而言之,崔雪莉对粉丝而言,就是自家女儿。而崔子在韩国娱乐圈,是充满争议的出位人物。他比崔雪莉大18岁,组合的歌曲风格偏向成人,经常有暴力和色情的暗示。外界纷纷表示,崔雪莉是被哄骗了。恋情公开后,崔雪莉承受了巨大的压力。铺天盖地的舆论,还有粉丝的恶言反对,甚至一并攻击fx女团的其他成员。而崔雪莉此时也对外界舆论,做出了反弹性举动。她不再专心演出,态度不专心,动作乱来,甚至在舞台上黑脸迎人。 经常以“身体不适”等借口,缺席团队活动,其他成员累得半死到处宣传,她却被粉丝发现,在跟朋友到处游玩。 崔雪莉的不专业,伤透了粉丝的心,导致fx女团形象大打折扣。最后,在多方压力夹攻下,崔雪莉选择退团。退团后的3年时间里,她渐渐淡出娱乐圈,几乎不再参加任何活动。但这3年,大众却从另一些途径,看到了截然不同的崔雪莉。淡出娱乐圈的崔雪莉,仍旧活跃在自己的ins上面。一开始,她po出的无非就是跟崔子秀恩爱,或跟朋友到处游玩的照片,画风跟一般小女生没什么区别。 后来,照片的风格慢慢趋向成人色彩,时常会有两人一起的私密床照。 成人画风开启后,就逐渐回不了头。崔雪莉开始经常po出一些带有性暗示的出格照片,看到的人都表示,难以接受。比如,表演吃奶油。 动图的性暗示色彩,更为浓烈。 或是,多次跟有恋童癖倾向的摄影师合作,拍摄性感写真。还给照片配文:“要提洛丽塔的去别的地儿,在这里只要看我美丽的脸蛋就行了。 然而,性暗示不是崔雪莉做出最出格的事。随着外界的争议越大,她开始会po出一些带有诡异色彩的照片,连搭配的文字,都十分惊悚。比如,po出一个没有头和手脚的娃娃图片,配文字:“好走,这段时间很开心。” 或是,拍摄火烤鳗鱼的视频,甚至给它配上“救我……救我……”的痛苦画外音。视频发出后,不到一个小时,崔雪莉的ins上就有了高达1400条留言,而且多数是在谴责她“太过残忍”。随后,她删除了视频,但再次发了一张已经烤好的鳗鱼图片,并配文“是是,都别吃鳗鱼。” 看着崔雪莉的诸多变化,曾经拥护她的粉丝,要么脱粉,要么惋惜。从前的小公主,早已不复存在。正当大家以为,崔雪莉不会再复出,会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,继续生活下去时,退出了娱乐圈3年后,她却选择,重新复出。可复出后的崔雪莉,不仅没有溅起多少水花,反而频频因各种出格消息,出现在大众视线。其中,最受人关注的,就是她不管在任何场合,都不穿内衣。一开始,是粉丝们发现她在ins上面po的照片凸点,由此发现她没穿内衣。 这个消息出来后,引起热议。有人表示“一个女明星居然这么不洁身自好?”,直接把她挂到道德制高点批判。 有人甚至恶意刷屏,不停留言“乳头”。 随后,网友扒出在很多照片里,崔雪莉都是呈现凸点状态。 但,崔雪莉却完全没有因此而检讨自己的行为。她不仅继续不穿内衣,甚至po出和朋友玩乐时的限制级照片。 后来,她在照片里,开始变得神情恍惚,没有精神,身体也越来越消瘦。越来越多网友猜测“雪莉该不会吸毒了吧?一传十,十传百,到后来就算崔雪莉出来解释,也没有人再听。 崔雪莉复出后,虽然不断有节目邀约。但大部分内容,都是在向外界解释,出格行为的动机。所有人似乎都在看一个小丑,翘首以待她下次会做出什么更离奇的蠢事。 后来,观众们连看都不愿再看到她。在2019年的“最希望少玩INS艺人榜”里,崔雪莉以19.3%稳居榜首,远远超越第二名。世界仿佛都在厌恶她。不管她是乖,还是坏。如今,崔雪莉已经离开人世。曾经的看官,一定想不到,她会以这种方式,再次引起众人关注。 得知崔雪莉自杀后,终于有人站了出来,第一次为她说话:“从一两个月前开始,雪莉的不安症状就加重了。雪莉虽然是心境起伏比较大的朋友,但最近不安感突然加重,周围的人都很担心,平时一直患抑郁症的雪莉最近因为个人的事情,心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原本打算退出JTBC综艺节目《恶评之夜》。”此时,大众才知道,原来崔雪莉一直患有严重的抑郁症。但,其实从几年前,她就一直在对外界求救。时而在视频里,默不作声,沉默哭泣,神情非常忧伤。 时而面对咒骂的声音,愤怒不已,甚至在镜头前剪掉自己的头发,怒吼道:“我有权决定我的人生、我的头发、我的服装、我的爱人,你们管得着吗?” 她设置了一个相册,里面存放了自己手绘的画。但,画风都是非常阴郁、孤独和悲凉。 而她PO出来的照片里,已经有了自残的痕迹。 图注:手腕上有剜腕的痕迹她甚至在节目上,被主持人问到如何看待外界的攻击时,抚着头发,羞怯又委屈说:“为什么要因为我被骂呢?都是很善良又可爱的朋友呀,感觉很多人唯独对我带着有色眼镜。观众朋友们,请更疼爱我一些吧。记者们,请更疼爱我一些吧。” 然而,没有人听到,她的诉求。每一个人都只看到,那个做着阴晴不定、神经兮兮的浪女崔雪莉。崔雪莉的崩坏,必然有自身的原因。她从11岁就离开家庭,进入残酷的练习生生涯,每天面临的是十几个小时的强化训练,还有成人化的社交活动。她成名太早,以至于还来不及学习成人的规则,就已经被推到风口浪尖,甚至还身处在最大化放大的闪光灯下。她不懂如何应对,更不知道如何处理压力。和崔子恋爱那年,她不过19岁,然而却要面对蜂拥而至的咒骂,还有连坐团队的责任。她唯一想到的,就是叛逆反抗。她不理解,为何一场恋爱,需要全世界监督认可?但,谁也没给时间和空间,让她好好成长。舆论一直将她推向更崩溃的中心,越是压力,越是绷紧,最终变成一发不可收拾的自毁。她做的每一件出格事情,本质都是在反抗世界对她的攻击。 她需要的,不过是一份理解。但直到自杀前,网络上搜索“崔雪莉”,出来的几乎全是负面消息。 历史上被抑郁症困扰,最后走向自杀的明星,比比皆是。比如,张国荣。比如,乔任梁。而这些身处在舆论顶端的明星,承担的压力,恐怕是每个普通人都无法想象的。乔恩·罗森的《千夫所指:社交网络时代的道德制裁》一书中,曾讲到网络暴力的危害,堪比“公开羞辱”。而身为公众人物,每天都生活在这种羞辱的环境中。他们或是选择躲避,不看社交网站,或是像崔雪莉一样,选择极端的反抗行为。崔雪莉以为,只要坚定自己的立场,就能将攻击一一反弹。可,最终迎接她的,是通向死亡的道路。她死去以后,所有人忽然爱起她来了。 从前口出恶语的人,忽然表演起悲悯。从前用唇舌作刀枪的人,忽然用它们说起美妙的祷词。在这种立场的转变中,没有人觉得自己有罪。可雪崩的时候,没有一片雪花无辜。被万众攻击的人死去,每一个恶评都带着血,带着牙印和鸩毒。你,我,他,她,它……都是这个作恶链条上的一环。当链条足够长,我们就会忘记,我也开口骂过人,你也开口骂过,他们也一样。所有人都脱不了干系。所有人都是罪人。抵制网络暴力,不是从转换阵地,指责他人开始——那会形成新的暴力——而是得从自己出发,去善待每一个人。哪怕你不赞同意见,也可以温和地表达;哪怕你不喜欢对方,也可以选择疏远或漠视。就像郭敬明前不久在《演员请就位》中说的:你可以继续不喜欢你不喜欢的,但请允许它存在。人性会以什么模样出现,仍然是个未知数。但我们可以做到的是,在崔雪莉为界,理智地退后,紧闭着牙关,不让我们的毒舌,成为那些死去的冤魂的乱葬岗,和行刑台。

推荐阅读:

当年的醉生梦死,如今的零落成泥

情欲浮欢不作数,镜花水月已成空

文章标题: u96eau8389u81eau6740u79bbu4e16uff0cu771fu76f8u4ee4u4ebau96beu8fc7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hxsight.com/article-95-238464-0.html

[u96eau8389u81eau6740u79bbu4e16uff0cu771fu76f8u4ee4u4ebau96beu8fc7] 相关文章推荐:

    Top